联系我们

神童网st6k-神童网宝马网二中一-神童网报码-神童网楚天平特网
联系人:
手 机:
电 话:
地 址: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是解放军报社长征出版社和国防大学专家团队用

时间:2018-12-14 11:09 作者:admin 点击:

是解放军报社长征出版社和国防大学专家团队用近两年时

在蜀山区家家景园小区,有一位95岁的老人。他曾参加抗战多年。解放后老人回归故里耕田务农,默默无闻了大半辈子。如今抗战剧充斥电视荧屏,但老人却从来不看。他说,真正的战争远比电视里演得残酷,他年轻时大部分朋友都死于战争。这位老人名叫焦福坤。

焦福坤,出生于1920年。1938年,年仅19岁的焦福坤,在国家危难之际,加入了抗战队伍中。因为表现突出,年轻的他被任命为少尉排长,驻守黄河禹门口。

禹门口是交通要道,日本人想要进关中,必须要经过禹门口强渡黄河。老人记忆中,有一次战斗足足打了三天三夜,随后又是飞机狂炸,冒着枪林弹雨,焦福坤和战友们埋伏在河边,将乘羊皮筏子想要偷袭的敌军一网打尽。这场惨烈的战争,也让焦福坤失去了很多战友。

两年后,队伍进入休整时期。焦福坤考入黄埔军校七分校第十七期步兵科。经过两年系统的军事学习,焦福坤从黄埔军校毕业后,被分到了国民革命军三十四集团军第四突击兵团,任团军需主任。

八年抗战中,中国军队共进行了22次大会战,其中最后一次是鄂西北会战。而西峡口战役则是此次会战中最激烈的一战。在战斗中,焦福坤代理第一营营长,与敌人进行了激烈的拼杀。在这次战役中,二营三营的营长都牺牲了,焦福坤侥幸存活下来。一次,一个子弹从他身边飞过,穿过了他的腋下,将衣服打了一个洞,但他却毫发未损。还有一次,他从前一辆军车上下来到后一辆军车上拿衣物,结果前一辆车遭到炮袭,车上的人全部牺牲了。

刘戡约两万人的增援部队二十五日由洛川出发,按照整编二十七师、军部和整编九十师的序列,沿着洛宜公路向宜川急进。这正是彭德怀判断的敌军增援的那条路。

第二天,整编二十七师到达永乡附近。侦察员报告说,在东北方向约二十五公里处的观亭发现大量解放军。刘戡在西北战场上与彭德怀交过手,十分熟悉共产党军队的战法,他不愿意为宜川把自己的部队葬送掉。因此,他致电胡宗南说准备先打观亭。刘戡等着胡宗南的回音,在永乡附近停了一天。

这让彭德怀很是焦急,他担心刘戡退回去使打援的作战计划落空;更焦心的是刘戡走得太慢,而西北野战军的粮食已经不多,多等一天就多消耗一天,万一刘戡三天不动,即使最后他进入了伏击圈,官兵饿着肚子如何作战?

二十七日晚上,刘戡等来了胡宗南的回电。--回电如此迟缓的原因是胡宗南的参谋长盛文跳舞去了,命令是由一个处长转达的:不准停留,兼程推进。刘戡虽然预感到危机四伏,但是他无法抗拒命令。第二天,在向公路两侧派出掩护部队之后,整编第二十九军的主力上路了。

部队刚走出不远,前面就响起了枪声。当整编九十师师部走到瓦子街附近时,来自南面的枪炮声和手榴弹声开始密集起来,看来后路是否通畅成了问题。不一会,北面也枪声大作,部队在公路上拥挤在一起走不动了。刘戡命令接通与二十四旅的电台联络,张汉初旅长报告说:“围城之敌分向西北和西南方向逃窜”了。这个报告令刘戡恍然大悟:彭德怀的主力冲这里来了。

王应尊主张趁公路南侧尚未发现解放军,部队可向黄龙山撤退,然后绕路去宜川,这样不但不违背胡宗南的命令,也可以跳出眼前的包围,解救宜川。刘戡比较认同这个建议。但是,如果绕路的话,本来打前锋的整编二十七师就成了后卫,大部队走出去之后,谁也无法预料整编二十七师是否会遭遇危险。刘戡对王应尊师长说:“要待深夜十二点以后才能行动。天降大雪,等打部队走完了,恐怕你的部队走不出去,因为你的部队正在前面打,势必你要担任掩护任务,走在最后。”王应尊当即表示:“我走最后没关系。”这让刘戡颇有些感动。

彭德怀部已经完成了对整编第二十九军的包围。彭德怀不能再等了,因为部队已经断粮。无法想象彭德怀的官兵在大雪之中如何度过饥寒的长夜的。二十九日凌晨六点,一纵独立一旅在旅长王尚荣的率领下开始攻击瓦子街,堵塞了刘戡部的退路。战斗一打响,刘戡立即指挥部队突围。

这是西北野战军军史上罕见的一场混战。天色昏暗,两军搏杀,分外眼红。彭德怀在当天的一份电文中写道:“每攻一山峰,用刺刀才能取得。”

入夜,刘戡发现经过二十九日一天的战斗,整编第二十九军已经损失了一半的兵力,特别是已经没有可以机动的部队了。刘戡认为明日解放军将继续猛攻,趁夜突围尚有逃生的可能。但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是:如果部队突出去了,只能撤往西安方向,那么谁对胡宗南的增援命令负责呢?刘戡希望师以上指挥官共同负责,可整编九十师师长严明坚持要刘戡下达命令。结果是,全军原地不动,等到明天再说。

三月一日拂晓,彭德怀部发动全线攻击。整编九十师各旅都已失去控制。师长严明和参谋长曾文思撤退到一个高地上给胡宗南发了封电报:“部队已损失三分之二,战局极为严重,我等团长以上决心成仁,以报校长及钧座培育之恩德。”曾文思认为师长过于悲观,严明说:“现在谁肯为我拼命?赶快把电稿传到团,团长以上人员一律要坚决自杀!”电报文稿被传给了部队,各个阵地的厮杀已进入白热化,团长以上人员似乎用不着自杀。下午,随着各个阵地相继瓦解,刘戡的军部和师部都已处在被攻的境地。

严明不断地逼迫曾文思和他一起自杀。曾参谋长借口观察战局,始终与他保持十米以上的距离。曾文思对严明当通信营长的儿子严守礼说:“你要特别注意,防止师长自杀!”严守礼说:“咱们突围吧!”曾文思说:“你们把师长拖到山下军部去,我随后也下去。”于是,严守礼和副官架着严明下山,曾文思也跟了下去,两人在山沟里会合了。严明埋怨说:“你真害死人!在山上我手头还有几个连,可以找机会冲出去,现在叫我怎么办?就在这里动手自杀吧!”曾参谋长说:“为什么?到军部去,要死大家死在一块!”这时,公路上人头攒动,只见人流向西涌,一阵激烈的枪响之后,人流又像潮水一般向东涌去,很快又被挡了回来。严守礼将严明扶上滑竿(严明去年三月率部进攻延安时,愈后行动不便,随身备着一乘滑竿),曾参谋长有意慢慢落后在后面,然后他与严师长脱离开,自己到公路边的山岩里藏了起来。严明乘坐滑竿往山上行进时,被机枪子弹打死。

在线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