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神童网st6k-神童网宝马网二中一-神童网报码-神童网楚天平特网
联系人:
手 机:
电 话:
地 址: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贵州多措并举优化营商环境成效显著

时间:2018-12-14 11:10 作者:admin 点击:

贵州多措并举优化营商环境成效显著

国际点赞改革开放——俄罗斯驻华大使:我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

安德烈?杰尼索夫:中国的改革始于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顺便说一句,那时我在中国工作,所以亲眼目睹了中国改革的开始。可以说,坐在你们面前的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今年,中国要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人类历史上没有一个庞大的经济体能像中国这样,长期保持如此迅猛的发展并取得如此伟大的成就。

点击进入下一页

俄罗斯驻华大使安德烈?杰尼索夫谈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杨佳/摄影)

我已经说过,四十年前,我在中国北京工作。我饶有兴趣地读了《人民日报》刊发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1979年初,大家怀着期待等来了改革开放政策实施的消息,以及关于建立经济特区的决定。最初只有4个经济特区,分别是珠海、深圳、汕头和厦门。后来,增加了海南。那时海南还隶属于广东省,后来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的省份。海南是中国第一个由经济特区发展成的省份。我还亲眼见证了农业承包制、家庭联产承包制的发展。

不管怎么说,如果当年问任何一个中国专家或国际专家,是否有人能够预测一个国家会如此快速发展,在短短的历史时期内,在一代人的努力下,能够彻底改变国家的面貌,我可以肯定地说,没有人可以预测到。因为这个任务在当时实在是太宏大了。

我还记得邓小平提出的“翻两番”。经济学家们聚到一起研究,中国经济每年需要多少百分比的增幅才能达到“翻一番”“翻两番”,这个目标能否达到。事实证明,中国经济不仅“翻一番”“翻两番”,“翻三番或翻四番”,我不清楚究竟有多少,但显然比当时最大胆设想的目标还要多。

总之,那些熟悉中国改革进程、亲眼目睹中国经济发展的人有权相信,没有中国解决不了的经济问题。

我们都知道,经济规模越大,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就越多。人们常说,如果什么都不去做,自然不会遇到困难。如果你要去做,那么当然会遇到问题。但是,我要说的不是是否存在问题,而是政府和经济管理部门是否知道如何着眼未来解决这些问题,如何规划经济建设。

所以,我毫不怀疑中国领导人知道如何制定经济战略。在这方面我很乐观。我深信中国经济将继续保持高速发展。顺便说一句,很少有人提到,中国经济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整个世界经济发展进程。中国经济如此庞大,以至于1%的增长都是一个巨大的数字。近年来,中国经济保持每年6%-7%的增长率,这几乎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三分之一。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中国经济的发展关系着全人类的命运。

(本期人员——责编/文字:杭舟,隋艳;摄像:刘凯,孙钰泽;后期:刘凯,刘梦雅;摄影:杨佳;主编:郑海滨)

40年众志成城,40年砥砺奋进,40年春风化雨,中国人民书写了国家和民族发展壮丽史诗!

依据世界的总体形势,以及万变不离其宗的新变化,中国需警惕西方及其同盟对我们的挑战,以及由此带来的危险,因为它们绝不会眼睁睁看着我们发展,让中国崛起超过它们。

斯诺登的俄罗斯律师库切连纳21日向外界透漏,一名美国官员近日通过媒体声称将对斯诺登进行身体迫害,斯诺登对自己的人身安全十分担忧。

库切连纳很担心斯诺登的处境。他也看到了那名美国官员做出的声明,并认为这份声明对斯诺登构成了生命安全的潜在威胁。

他认为,斯诺登有理由为自己的身体健康和生活担忧。一家美国媒体刊登了美国侦察部门的一名军官发布的声明,其中详细描写了如何从俄罗斯境内将斯诺登除掉的细节。库切连纳表示,这是赤裸裸的生命安全威胁。因此,他将帮助斯诺登向俄罗斯护法机关递交申请,请求关照斯诺登的人身安危。

据美国媒体报道,揭秘美国“棱镜”等监控项目的美国国安局承包商前雇员斯诺登21日坚决否认有关自己是俄罗斯间谍的指控,称这种说法“荒唐”,是对其形象的“诋毁”。

在接受《纽约客》杂志采访时,这种说法是“错误的”,称自己“毫不含糊地单独行动,没有得到任何人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罗杰斯()19日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会见新闻界”节目时,谴责斯诺登为“窃贼”,称他可能得到了俄罗斯的帮助。

罗杰斯指责斯诺登从美国政府系统拿走的多数资料,与美国人的隐私权无关,反而主要是关于美国的军事行动。这些资料可能已经交给了俄罗斯联邦安全局()。

斯诺登还批评新闻界将这样的言论当作有价值的新闻来报道。他说,连说话的人自己都承认这是单纯的猜测,让他困惑的不是遭到诬蔑,而是这种新闻报道。

库齐利纳在接受俄罗斯电视台采访时说:“对斯诺登生命的威胁真正存在。”“这些声明呼吁对斯诺登进行肉体上的迫害报复。” 阿纳托利称,斯诺登身边有保安,现正在考虑进一步加强安保措施。

美国著名网站 刊发题为“美国间谍想要杀掉斯诺登”的文章,引述了五角大楼一名官员的话:“我想让子弹击穿他的脑袋”。一位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分析师称:“如果在一个杀人没有限制的世界里,我自己就会去干掉他。”

“斯诺登把这些当做了对他生命和生活的真正威胁。” 阿纳托利律师称,“现在雇佣私人保镖可能并不够。”

“我们认为美国政府必须注意到这些声明。”该律师称, “这些人做出极端声明,同时却隐藏在幕后,隐藏自己的身份。”

“我们要让这些人摘掉面具。我们必须弄清楚这位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官员是谁,是谁命令他除掉斯诺登。”

美国对斯诺登的泄密行为褒贬不一。斯诺登泄密事件促使奥巴马上周检讨了自己的情报工作,同时禁止了监视盟国领导人的电话这一有争议的做法

斯诺登的律师称,斯诺登非常关心美情报官员的言论,这些言论描绘了秘密毒死泄密者的场景细节。匿名美军情报官员在说,伪装为路人的美国特工可能在他去杂货店的路上“刺杀”他。

斯诺登“当时并没有在意,但不久开始有点害怕。”美国情报人员说,“接下来你就会获悉他在洗澡时死去。”

阿纳托利认为这种言论不是“对媒体耍耍嘴皮”。“斯诺登当然认为这些言论是对他生命的一种真正的威胁,因为他也过着正常的生活,也会去出去买东西,” 阿纳托利说。斯诺登因泄露有关美国监控世界各地电话和邮箱的情报细节而遭叛国罪指控,被美国政府追捕。

斯诺登去年8月得以在俄罗斯临时避难,这激怒了美国,成为奥巴马取消去年与普京会晤的重要因素。

斯诺登今年30岁,深居简出。阿纳托利最近说,斯诺登的工作是在一家当地网站中担任顾问。

不少美国官员一直怀疑斯诺登是俄国间谍,但斯诺登在接受美国媒体《纽约客》采访时反驳这一说法。斯诺登称,2013年6月从香港前往莫斯科时,根本没有带同任何秘密档案,因此俄政府根本没可能获取美方机密资料。

目前藏身地点不明的斯诺登将于北京时间24日凌晨4时举行一小时网上直播答问会。报道称,这是去年6月以来的首次直播。

2013年,美国国安局()前雇员斯诺登揭露美国大规模监控丑闻,在国际社会引起轩然大波。美国总统奥巴马17日就改革情报系统进行发言,引发争议。监控风波仍在持续,斯诺登对此问题于北京时间24日凌晨,在网上举行直播问答会,与网友进行交流。以下是答问情况。

斯诺登:是的,让我们的国家强大的,是我们的价值体系,而不是我们的政府机构或法律框架的短期形象。我们可以修正法律,限制政府机构的过度行为,并且追究那些对滥用项目负有责任的官员。

斯诺登:适当增强加密还是有用的,但需要注意端点。如果有人能窃取你的密码或明文,再强的密码也难以奏效。当然,这也不意味着点对点加密没用。强劲的端点安全与传输安全结合,人们就能在日常通讯中获得更多信心。

斯诺登:该法案漏洞多,且不为国家安全领域承包商提供保护。假如我向国会揭露这项监控项目,那么他们就会以重罪对我提起诉讼。尽管这样,我还是试图把的那些监控项目讲给身边人听,他们都表示震惊,可谁都不敢冒险曝光。显然该法案需要进行广泛改革,奥巴马似乎也很同意这一点。

斯诺登:奥巴马讲话的时机“很有意思”。美国一直以反恐为旗号,希望防患恐怖袭击。但是根据联邦独立的隐私监督机构()所发的声明指出,目前没有任何的直接证据可证明监控项目为反恐作出了贡献。同时,美国法院此前也裁定监控项目是违法,应该结束。

斯诺登:首先对提问人表达我的敬意,需要指出的是,路透社报道提出的这种(我盗取同事密码和登陆信息的)说法,是错误的。我从来没有盗取任何密码,我也没有(像外界所说的那样)欺骗群同事。

斯诺登:间谍活动并不都是坏的。现在最大问题是新技术背景下无差别监控的出现,政府正投入巨资和人力进行没必要且空前的项目,而其目的是为了防范对少数人造成的可能威胁,而这些人数比每年在浴缸摔死和警察杀死的人还少。另外,这些监控也没让我们觉得多安全。间谍问题也是一个全球性问题,美国则应该在修正此方面时起领头作用。

如果在我看来,揭露美国监控项目于国家不利,那么我一定会袖手旁观。可事实却并非如此,这已经违反了美国宪法。

斯诺登: 我认为,美国国会不应忽视这份报告,因为它说的很清楚,现在的电话监听项目没必要。让我来引援报告部分内容:停止它将消除侵犯隐私权的担忧,且不会过度妨碍政府。任何政府的监听行为都必须针对具体案件的调查。

斯诺登:回美国,对美国政府、公众和我自己来说都是最好方案。但很不幸,现在美国告密者保护法并不能保护我这样的安全承包商雇员。

这部一百年历史的法律条文并不打算保护这些为公共利益努力的人,禁止他们为公共利益争取权利。这是让人沮丧的,这也意味着我受不得公平的审判,这也切断了我回美国的希望。

也许等到美国国会改革了告密者保护法后,届时所有美国人,无论从事何种工作,都能获得公平审判。

网友:厄瓜多尔驻伦敦领事纳尔瓦埃斯( )因为帮助你而丢了工作,你对其家人有什么要说的?

斯诺登:纳尔瓦埃斯是个很勇敢的人,他对我这个素不相识的人尽全力去帮助。他本可以置身事外,但他认为这是件正确的事情。面对困难也要贯彻内心责任的精神,是我们这个世界所缺少的。

斯诺登:首先国际社会应该展开合作,达成一些国际规范对监听等间谍行为进行限制,像医院和发电站等重要的生活设施不应该成为攻击对象,这必须成为国际共识。

此外,我们必须认识到通过国内法无法解决监控泛滥的问题,在非洲布隆迪的禁止法律无法适用于格陵兰岛。我们需要全球论坛、基金会来设置安全标准,通过科技而不是法律。确保一个国家通讯安全的最好方法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保护,这意味着更好的标准,更好地进行研究。

斯诺登:这种危害是双重的,首先是当你得知自己被监视时就会改变行为方式,变得缺少自由。然后就是这种搜集的同时在记录,这样政府就可以随时对你追溯调查,很可怕。

斯诺登:我很担忧,但原因不像你想的那样。这种趋势表明,美国官员开始习惯权威示人,公然向记者暗示宪法第五修正案(目的是防止政府权力滥用)过时了,而他们之前还要我们相信他们会遵守宪法。

事实上,我感觉到有对生命进行直接威胁的因素,但我不会被惧怕,因为做正确的事意味着不后悔。

斯诺登:情报机构人员都承担着自己的角色,我觉得无论是美国国安局还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特工,他们都是好的,他们在做正确的事情,从我个人经验而言,他们也像我一样对一些事情表示担忧。

你应该注意的是那些不负责任、授权监控的高级官员,是这些人违宪带来了麻烦。现在美国总统也都觉得监控项目走得太远了。今天就到这里,谢谢大家的问题。

斯诺登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说,他已不再持有任何美国监视项目的机密文件,悉数交予了所信任的媒体记者。从今以后,他不会也没有能力继续泄密。

北德意志广播电视台一名记者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秘密采访斯诺登。采访时长30分钟,定于格林尼治时间26日22时播出。部分内容将在26日早些时候的一档脱口秀节目中播出。

联邦德国公法广播协会旗下的北德意志广播电视台在网站上说,他不再持有任何机密资料,今后不会再泄密。另外,他还在采访中讲述了如何开始“泄密之路”。

斯诺登说,美国国家安全局收集数据不仅用于安全目的,有时也用于经济方面。“例如有关西门子公司的信息,关乎国家利益却无关国家安全,他们仍然会利用这些信息。”

斯诺登现在俄罗斯避难。他23日在“解放斯诺登”网站接受网友提问时说,他不会返回美国,因为没有机会得到公正审判。

斯诺登的电视采访,斯诺登表示,由于他泄密了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监控项目,美国政府官员想要对他进行暗杀。

斯诺登在采访中表示,他感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失眠,自己做了正确的事情。

斯诺登还表示,美国对德国的监控“不太可能”仅仅限于监听德国总理默克尔,他们很可能还监听了她的顾问、其他政府官员、行业领袖甚至地方政府的官员。

另外,虽然美国政府声称建立情报网络、收集大量信息是为了反恐的目的,但事实上会为经济利益服务。

他将德国公司西门子作为例子,表示如果美国国安局掌握了西门子公司的信息,而这一信息与美国的国家安全无关,却牵涉到国家利益,他们仍然会使用此信息。

在线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客服